性暴力、客观正义与人性之恶

地狱空荡荡,恶魔在人间

熟悉我的朋友们可能知道,我是不善参与公共话题的讨论的。因为自己人微言轻,见识也相对浅薄,我更喜欢在很多问题上多听听大家的意见。

但昨天,我在网络上看到鲍某涉嫌性侵14岁养女的新闻,当我点进南风窗的详细报道之后,我被我看到的触目惊心的事实所震惊了 —— 我感受到了出离的愤怒,我无法再继续保持沉默。

我向我身边的很多朋友都谈起了这件事情,表达了自己的愤怒。

但除了愤怒之外,我们还能做些什么呢?

如果你在Google上以 “Sexsual abusement againist children” 作为关键字进行搜索的话,你会发现大量的相关搜索结果,有非常多的公益组织和团体 —— 他们有政府组织,非政府组织、甚至个人都在以各种方式关注着针对儿童的性暴力行为,并以各种方式提供援助,帮助孩子们脱离困境。

在来自 NSVRC (National Sexual Violence Resource Center) 2015 年的一篇调查报告中指出:

One in four girls and one in six boys will be sexually abused before they turn 18 years old.

每四个未成年女孩和每六个未成年男孩中,就有一个遭受过不同形式的性暴力。

而如果以中文关键字 “中国儿童性暴力” 进行搜索,除了联合国儿童基金会 (UNICEF) 之外,很难找到相关无论政府/非政府组织的帮助/说明页面;而关于调查数据,也许是我能力有限,我只在知乎共青团中央的一篇回答中找到这样的数据:

2015年中国农业大学方向明教授在向世界卫生组织做的一次报告中,运用本土研究数字估计,中国9.5%的女孩和8%的男孩遭受某种形式的成人性侵,从猥亵到强奸。

另据最高人民法院的数据显示,2013年-2016年的4年间,仅全国法院审结的性侵害儿童案件量就达到10782起,换算下来,平均每天有超过7件;也就是说,至少每天有超过7名儿童被性侵害。

人性都有缺陷,人类都有欲望;可我实在无法想象,在这一个个数字的背后,有多少双罪恶的双手伸向了尚未成年的孩子们,而又有多少孩子因此在心中留下了一辈子的疤痕,甚至提前终结掉了自己幼小的生命。

由于文化原因,中国人向来不善于公开的讨论性话题。因此,在儿童以及未成年人方面的性教育就更是缺失。以我自己为例,我从小到大完全没有接受过哪怕一分钟的正式性教育,所有的性知识,都是在几乎踩雷之后才知道。

同样的,对于成年人的性权益,我们给予的关注也相对太少了,每次的新闻过后,有多少受害人能够免于二次伤害,又有多少恶魔重新返回人间了呢?

我们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但是如果我们所有人都能够更多的关注儿童的性权益(也包括成年女性的性权益),也就能促使政府、乃至社会慢慢重视起来这个话题。长此以往,我们的社会终将有所改变

图片来自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此处非作盈利目的,如有侵权请告知,我将立刻删除

客观正义与怀疑主义

更令我震惊和不能接受的是,当昨天我和我身边一位我非常敬重的朋友提起这件事并表达了自己的愤怒时,她看完了那篇报道之后,竟然说出了这样的话:

事情也许没有报道的这么简单,说不定是姑娘自愿的呢!你还是把社会想的太善良了。

我当时情绪十分激动,完全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话来反驳她,因为这种观点真的让我产生了生理上的不适;换句话说,让我感觉恶心。

我无法知道,是什么样的动机让她做出了这种假设,但令我更加难过的是,这个人是我十分尊重的朋友。

假使她的这种假设是正确的(在事实清楚之前,我不相信这种假设),但是我依然无法理解这种假设的动机 —— 我们为什么要去怀疑一个陌生人,难道人类已经没有了最基本的正义感吗?

最近在YouTube上经常听罗翔老师的刑法课程,其中有一段关于正义客观性的辨析令我印象深刻,它大致是这样的:

我们每个人都会经验到一些不正义的事情,我们内心深处都渴望有正义概念的存在。而人类所有的思考其实都是建立在相信的基础上,我们相信存在正义,而正义一定是客观存在的。

而怀疑主义,则是人类发展的枷锁,因为你用来构造怀疑主义的大脑,本身就应被怀疑。

在这之后到今天的一段时间,我也在反思自己,我甚至开始认为自己的思考是错误的。但是,直到现在为止,我都被内心深处的那种正义感所驱使,每每我看到关于这个事件的报道时,我都确认我做的、我所思考的是正确的。

因为,它来自人类内心深处那对于善良的根本向往。

人性之恶

但是,是什么原因导致我们在成长过程中越来越麻木,以至于能见死不救、见到跌倒的老人不去搀扶呢?

我认为是人性之恶

每当我们看到做出善举的人没有得到应有的回报时、每当我们看到搀扶老人的热心人被讹诈时,我们会感到害怕,我们会不知所措 —— 人性的恶,便从那一两个做了亏心事的被帮助的人身上传播开来。

你问我今天是否敢于去搀扶跌倒的老人时,我也许也同样会给出否定的答案。

所以不可否认的是,恶的传播远远比善的播撒要快得多。长此以往,我们便会在成长过程中慢慢丢失了对善的感知,而变得越来越麻木,甚至在很多情况下做出错误的判断。

那能不能说我们彻底丧失了善呢?答案是否定的,当大环境逐渐变得温暖起来时,心中的善便会向种子一样重新萌发,慢慢的战胜人性之恶。

截至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微博上关于这个事件的热搜已经消失了,我不清楚微博的热搜排名是什么机制,但是我希望这背后不要有资本的力量来过多操控。

只是讽刺的是,前一段时间的N号房间事件又重新站上了热搜的第一名。我们不能忘记,因为它们就像是悬挂在我们头上的警钟,时时刻刻提醒我们铭记着有多少人因为性暴力,因为人性之恶而遇害。

同样的,我也希望世界能给星星一个公道,让她不要在这个温暖的春天再次感受到来自人性之恶的彻骨寒冷。

以上仅是我的个人观点。

暂无评论

发送评论 编辑评论


|´・ω・)ノ
ヾ(≧∇≦*)ゝ
(☆ω☆)
(╯‵□′)╯︵┴─┴
 ̄﹃ ̄
(/ω\)
∠( ᐛ 」∠)_
(๑•̀ㅁ•́ฅ)
→_→
୧(๑•̀⌄•́๑)૭
٩(ˊᗜˋ*)و
(ノ°ο°)ノ
(´இ皿இ`)
⌇●﹏●⌇
(ฅ´ω`ฅ)
(╯°A°)╯︵○○○
φ( ̄∇ ̄o)
ヾ(´・ ・`。)ノ"
( ง ᵒ̌皿ᵒ̌)ง⁼³₌₃
(ó﹏ò。)
Σ(っ °Д °;)っ
( ,,´・ω・)ノ"(´っω・`。)
╮(╯▽╰)╭
o(*////▽////*)q
>﹏<
( ๑´•ω•) "(ㆆᴗㆆ)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Source: github.com/k4yt3x/flowerhd
颜文字
Emoji
小恐龙
花!
上一篇
下一篇